http://www.crimzprod.com

贵州钢绳高级技师周家荣的精微之道

  忽然, 一线阳光透过云层, 瞬间整个城市, 街头树影疏落清浅, 上行人步履轻盈。在贵州钢绳股份有限责任第二分厂三楼会议室里, 阳光穿过窗玻璃, 洒在正在窗前站立的周家荣身上。 看见久违的阳光, 腼腆内向的周家荣忽地一振:“出太阳了!” 看到记者不解的神情, 周家荣马上恢复了沉静的神色,解释道: “阴雨天水汽大, 车间里的钢丝绳沾了水汽,容易生锈。”

  周家荣, 贵州钢绳股份有限高级技师,2010年度中华技能大获得者。

  记者面前的周家荣,一身蓝色工装, 中等身材, 内敛, 不苟言笑。 不过, 只要说起钢丝绳制造, 他就立刻双目生辉, 神情豁然开朗。举手投足间, 职业历练对其能力以及价值判断的强烈影响和巨大的塑型作用, 一目了然。

  如今, 已经身为国内一流的钢丝绳制造技能的周家荣, 仍然不改本色, 时刻想着车间里的钢丝绳生产, 时刻关注着钢丝绳的质量。

  至今年12月, 周家荣已在贵州钢绳股份有限责任 (2000年之前为贵州钢绳厂) 工作了27年。27年的时光, 周家荣从一个农村娃, 成长为一名钢丝绳制造。 精诚, 大道精微。 诚意对待自己的工作, 深入到钢丝绳制造的精细详尽之处, 对于自己的职业, 周家荣称得起之精诚;对于钢丝绳制造,周家荣致力于大道之精微。

  1983年, 周家荣考上了高中, 却因为家境贫困,拿不出6元钱学费, 辍学在家。 周家荣的家就在当时的贵州钢绳厂附近。 厂里的工人每天上下班, 很多人从他口过。 那时候, 周家荣的最大梦想, 就是有一天也能像那些哥哥姐姐们一样, 穿上, 每天奔忙在家里与工厂之间,走遍工厂的角角落落。

  4年多后的1987年12月, 贵州钢绳厂扩张规模,19岁的周家荣以农转工身份, 进入该厂二分厂钢丝绳制造车间,成为一名合同制工人。

  原来, 他发现车间里的一位工友干起活儿来手脚麻利, 看起来舒服, 就认定这是自己要找的, 要学艺。 却认为, 拜不不重要, 重要的是他有没有自己的观察思考, 有没有。 否则, 即使手把手地教,他也学不会。

  周家荣听懂了的话, 立刻行动起来。 在机车上操作, 他就在旁边观摩, 力争多看、多练、多思考,勤于,及时总结经验。 车间里有十几位, 各个都有绝活儿。 每个都跟, 每个都学, 他把自己变成了十几位共同的徒弟。

  4个月之后, 周家荣向车间提出申请, 要求转正出师。 同期进厂的46名学徒中, 他是唯一的一个。 经过理论考试和实际操作测试, 周家荣果真出师了,可以操作机车。

  “接钢丝”, 就是将两根钢丝连接在一起, 是股绳工序, 甚至整个钢丝绳制造的基础。 钢丝绳制造的起点是拉丝, 然后需按照一定规律, 将多根钢丝制成股绳, 最后再用合成设备将股绳制成钢丝绳。 当钢丝的长度短于股绳 (钢丝绳) 的需求长度时, 就需要将两根钢丝接在一起。 “接钢丝” 也是股绳工序中的一项基本技能。

  在几十米长的股绳机和钢丝绳合成机旁, 一米多高的电接机显得小巧玲珑。 周家荣熟练地将需要连接的两根钢丝, 分别固定在电接机的左右两块对接模块上 (左侧模块可)。 然后, 右手轻抚电接按钮,左手前推, 在两根钢丝接触的一刹那, 轻巧地点击按钮, 低电压的电接机瞬间产生1500摄氏度的高温,将两根钢丝接触部位先融化, 再利用压力使之连接在一起。周家荣动作连贯,一气呵成。

  不过, 看似简单的操作背后, 有着极高的技术要求。 电接时间必须精确到1/1000秒。 时间偏长, 容易结痂;时间偏短,接不牢固。

  通过电接连成的新钢丝, 与母体钢丝 (原来的两根钢丝) 的质量会有一定差距。 通常情况下, 钢丝的接头部位质量能够达到母体钢丝质量的20%, 周家荣对自己的要求则是60%。

  为了技术, 在刚进厂的几个月时间里, 周家荣每天都比别人多干两三个小时。 早晨早到一小时,晚上晚走两小时,加班加点地练技术。

  当时, 股绳工序实行 “三班倒”。 零点到上午8点是夜班, 上午8点到下午4点是早班, 下午4点再到零点是中班。 一天, 周家荣上中班。 零点, 中班下班时间到了。 几位看他练得兴致勃勃, 想着他愿意多练会儿, 就没叫他, 先下班回家了。 冬天的车间里寒意阵阵。 但是, 练得热火朝天的周家荣毫无察觉。

  在轰鸣的机器声中, 周家荣全神贯注, 一丝不苟地上钢丝, 推进、 对接、 检查电接质量、 仔细查找问题, 心无旁骛。 不知不觉间, 时间又过去了4个小时, 周家荣还在。 旁边的一位工友觉得奇怪, 就问他: “你上的是夜班吗? 怎么还不回家?” 此时他才发现,车间外已是夜色深沉……

  周家荣和他的徒弟们喜欢将钢丝绳制造称作熟练工种,称自己是 “熟练工”。 这些 “熟练工” 们的工作伙伴,既有卷丝机,也有股绳机和钢丝绳合成机。他们与这些工作伙伴密切合作,每天熟练地卷取钢丝,制股绳,合成钢丝绳,被人们亲切地称作“机车司机”。 周家荣因为技术出色,能娴熟操作、、修理各种机器设备,被称为 “首席司机”。

  钢丝绳制造的核心环节是股绳制作。制作一根股绳,通常要经过三道工序,由下线机、中线机、上线机接力完成。 以一根普通股绳的制作为例, 下线机完成股绳制作的第一步,将7根钢丝制在一起。中线机完成股绳制作的第二步,在7根钢丝之上制12根钢丝。 上线机则完成全部股绳的制作, 在12根钢丝上再制18根钢丝。 经过三道工序, 一根由37根钢丝组成的股绳就制作完成了。同时,每根股绳中都有一个股 “芯”。“芯” 的材质, 取决于钢丝绳的实际用途。

  在股绳制过程中,由下线根钢丝是基础。它们就像屋的地基,地基,上层建筑才牢固;地基不稳,上层建筑也难以质量。没有百年的地基,也不会有百年的建筑。获评贵州省技术能手称的梅建强,是周家荣的得意,对此有切身的体会。

  2003年, 在研制一种新型钢丝绳过程中,他们在制作股绳时遇到了难题:穿好股 “芯”之后,却怎么也穿不好外层钢丝。梅建强说,他和班组里的另外两名工友,穷尽脑海里的一切办法,努力了一个班次共8个小时, 却未能取得任何进展。 最后,难题还是交给了周家荣。周家荣沉默片刻,让他们反向操作,即先穿外层钢丝, 再穿股 “芯”。10余年之后回忆当时的场景,梅建强仍然有点激动。他说: “太神奇了,我们照着说的去做,一下就成功了。”

  周家荣这种令梅建强惊叹的反向思维能力,源于对车间内各种机器设备的熟练掌握,源于长时间的实际操作和专注思考,甚至源于对钢丝绳制造行业发展的整体。在基础环节上的灵机一动,出周家荣对钢丝绳制造技术与掌握的全面性。

  贵州钢丝绳股份有限责任二分厂党委方润平说,周家荣的成功,得益于他对钢丝绳制造技术的精心钻研。 周家荣有一本小,记录着工作中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,供他时时琢磨,不停思考。为了提高理论素养,周家荣参加了遵义市委党校大专班的学习, 并于2005年如期毕业,获得大专学历证书。

  因为技能娴熟,当二分厂准备成立一个特级班组, 攻关新产品研制时,周家荣成为唯一的班长人选。在这个特级攻关班组里,周家荣 “实干家”的特点得非常明显。 “相比于他在新产品方面的突出贡献,‘反向操作’只能算小试身手。”方润平说。

  有一次,厂里承接了某一产品关键部位钢丝绳的制造工作。这种产品使用的钢丝绳精度高, 制造技术精湛,操作难度大。将其与生活中常见并在质量工艺上要求较高的电梯用钢丝绳对比, 电梯绳直径一般为6毫米———10毫米, 这种产品使用的钢丝绳直径则为5.5毫米, 而且结构更加复杂。 这种钢丝绳分为中心、 内、外三层,共有210根钢丝。这210根钢丝在横截面不到24平方毫米的钢丝绳内,单根钢丝的最小直径仅为0.2毫米。 将这样精细的钢丝, 编织成具备极高性能的钢丝绳,需要何等精湛的技艺!

  比对产品价格,能够从侧面出这种钢丝绳的精致。电梯用钢丝绳以为单位定价,这种产品所用钢丝绳则以米为单位定价。它的最低价格为150万元,与电梯用钢丝绳价格相比,贵了100多倍。价格的差距,着质量的差别,以及工艺制造的复杂。

  方润平说,在高科技产品的研发过程中,周家荣和他的徒弟们在产品的加工制造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  周家荣进厂4个月出师,出师两个月后开始带徒弟, 之后徒弟带徒弟,20多年间带出了85名徒弟。85名徒弟中, 既有贵州省高技能人才,也有遵义市金牌工人,更多的徒弟则活跃在各个岗位,成为核心操作员工。

  周家荣是徒弟们心中的好。他技术过硬,乐于助人,善于传授知识。 他创造的 “课堂+操作实践+课堂” 的教学方法, 能够将枯燥乏味的理论得生动形象,深受工友们欢迎。

  不过,梅建强更愿意从另一个角度评价。 他认为, 工作敬业, 生活俭朴; 为人, 办事; 技术好, 人更好。 从1993年跟着开始, 20多年来, 梅建强学技术,学知识,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思考钢丝绳制造,对职业有着独特的和感情。说到钢丝绳制造,梅建强和周家荣一样,关心钢丝绳产品的实际应用,对产品质量的要求高,认为所有的技术发明,都只是为了生产出质量更高的钢丝绳产品,以便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安全保障。周家荣和梅建强认为,这是钢丝绳制造赋予他们的职业荣耀,同时也是其职业发展的内生动力。

  钢丝绳产品目前广泛应用于工厂、矿山、港口、桥梁、军工、旅游景点、办公楼宇,以及居民住,与人们的生产生活联系紧密,人们对其安全性能的要求非常高。因此, “产品安全” 成为钢丝绳制造业的共识。在市场上,该厂产品价格一般高于企业的同类产品,但是销售情况一直很好,原因就在于他们产品的安全性能更受消费者信赖。 做到这一点,有赖于像周家荣一样的员工们,对产品安全性能的严格掌控。

  当然, 周家荣们的努力没有白费。 随着周家荣2010年荣获中华技能大,该项里也从此多了一个工种———钢丝绳制造。

  周家荣非常珍视这种职业荣耀,对赋予他这种职业荣耀的工作岗位,以及贵州钢绳厂充满感激之情。

  “我要把这种职业荣耀传下去。”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周家荣的选择是坚守———坚守钢丝绳制造职业,坚守自己已经工作了27年的贵州钢绳厂。

  有一天,周家荣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电话那头,国内的一家钢丝绳厂人事经理态度诚恳: “周工,我们钦佩您的技艺, 到我们厂来吧。” 周家荣本能地了。对方对周家荣的收入水平了如指掌,再劝: “我们给您4倍的年薪。” 周家荣说, 他的心里忽然有一点波动,不为收入,而为对方的认真态度以及认真背后的诚意。但他还是了。

  周家荣说,钢绳厂是他开始工作的地方。 靠着工资收入, 他孝敬老人, 抚育孩子, 撑起一个幸福的家。钢丝绳制造使他从一个农村孩子变成了国企职工,成为中华技能大获得者, 收获了职业荣耀。 无论是家庭,还是事业,都离不开钢绳厂,离不开钢丝绳制造。他要把在厂里获得的职业技能与职业荣耀传承下去。

  除了厂里的工作,周家荣现在还要给厂技校的1000多名学生和参训职工上课。厂技校是该厂重要的技能人才供应地,大部分技校学生未来将会成为该厂的技术工人。同时,他还承担着贵州省第四十四职业技能鉴定所高级考评员的工作。

原文标题:贵州钢绳高级技师周家荣的精微之道 网址:http://www.crimzprod.com/jishiyule/2020/0531/18544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